五寸黛

晴耕雨读。

预约游戏X
为凹凸打call!

临摹X
做个小书签天天可以看到他W
除了渣画工千寻哪里都好prprprpr
他是珍宝呜呜呜QAQ

摸个鱼,最下临摹的姿势……_(:з」∠)_
猫化小黑子X(bu
等新买的颜料到了大概会上色。
画画使我快乐X

整理考试时间的时候摸个水手服千寻hhhh
既然自己不适合穿水手服那就让千寻替我实现愿望X(bu
看我对他多好!还给他加了两个小发卡!!!!
(ㅍ_ㅍ)嗯,下回换樱桃发圈试试。
#黛千寻###千寻看了想打人# ​​​

「论小透明的暗恋素养」黑子BG/4

四、

“黑木桑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如果在同一天之内喜欢的人说了对自己说了两遍一模一样的话,而且偏偏是自己最窘迫的时候对方才开口这样说,是谁都高兴不起来吧。

“我也吓了一跳呢。”我故意说,语气里连我自己都听得出有一股火药味。其实我蛮气恼的:连走平路都会摔跤,而且偏偏在哲也面前。
我脱掉校服外套,把外套胡乱的塞进书包里,感觉全程一直被人监视着,那感觉让我很不痛快。然后我转头看着哲也,他果真一直在盯着我:“不要紧吧,黑木桑。要不要去医务室?”
他这般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都让我无法推断哲也这句话到底是出自担心还是别的原因。我知道自从他进了一军以后身体比以前壮实了很多,球技也长进不少,顺便连表情都格式化了,而我依然原地踏步,想想心里酸酸的,但我只能怪我自己。
“我怎么可能有事。”

老实说我有点失望。话说指望哲也对我伸出一只手温柔笑,然后问“不要紧吧,可以起来吗?”什么的————通常来说这种俗套的剧情都是后宫番的惯用式,当然,也不排除是搅基漫的可能。
反正这种画面,如果对方是哲也的话,我想都不敢想。
“谢谢你帮我拿东西。”这次是我走在前面,我依然看不到哲也是什么样的表情。顺便一提,如果哲也再提我刚刚摔倒的事情并且还笑了,我绝对会哭给他看的。

“没事的。”
“哲也等下放在里面就好了。”
“好的。”
“改天会感谢你的。”

我推开轻音部的门————这是我第一次进轻音部。里面的光景和我想象的差不多。社团活动室宽敞明亮,从这个屋子的窗户看外面的话视野一定很不错。屋子里的陈设也很简单,只有由几张课桌拼起的桌子和几把椅子,处在角落的储蓄柜,窗台上的CD,以及那些乐器————乐器被擦的发光,至少她们没有不练习么。
名副其实的轻音部,我还以为会有什么闪光灯之类的。

“打扰了,我是文学部的黑木。是来帮竹下桑一起采访轻音部的。”
里面的人好像在讨论着什么,听到我的声音后都停下来把目光转向我————明明这么多人却如此寂静,真是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诶呀,你来的正好朝仓。”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和我一同就任文学编辑的竹下,好像事先就知道我拿了东西过来,笑着朝我招了招手:“录音笔带了吗?”
“带了。”

话说“朝仓”是什么啊,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过来坐啊。”竹下催促道。
“……不好意思,我身边还有一个人。”
所以说对这种自来熟的人没有好感啊,擅自叫别人的名字,还把别人的社团当做自己家一样叫外人进来坐……等等,她该不会故意忘记带东西过来的吧!?

关于这个竹下,在这之前我是有所耳闻的。
全名叫竹下幸,短发,黑发黑眸,个子不高,和我同样的平胸……跑题了,说的是竹下这个人来着。据说她为人不错,虽然之前在文学部没有见过她,但是每次月考成绩下来之后,我们都可以在排名榜单上的正数前十位看到这个名字。成绩稳居前十不下,虽然没有年级第一的赤司君成绩地位稳固,不过也算是一年级的一位传奇人物。
至少在成绩上。
关于竹下幸,我只知道这些了。除了她稳居前十的成绩,关于竹下幸的其余部分我是一概不了解的。
顺便一提,能和年纪前十的人一同就任文学编辑,那种虚荣感简直爆表。

“呜哇!?为什么我刚刚没看到!你一提醒竟忽然出现了!”
在我说完我身边还存在着一个人之后,轻音部的整个活动室就炸了。

喂不要在大白天说的这么灵异好吗!难道哲也刚刚不在我身边吗?!这群人到底有没有好好看!?

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在离开社团活动室之前有人那么打趣我:就是因为文学编辑刚刚就任就碰到块硬石头吗?
以前听说,这个轻音部一直是一群十分崩坏的人而组成的社团,我还以为是谣言。
现在看着这群动不动就炸开的轻音部成员,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莫名的恐慌感:这期上刊的真的是这群人吗?感觉采访不会顺利的样子,好担心……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接过了哲也刚刚帮我拎着的袋子:“还有这是稻叶部长给梅田部长的,说是她请客……”
话还没说完就有几个人一拥而上把我拿着的袋子抱走————其实也说不上蜂拥而至啦,但那速度绝对和五月跑去找哲也的速度有一拼。
果然我们学校的女生都适合参加田径社么。
我转头看着哲也,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连怎么采访都不知道怎么做,有没有前辈来指导,就让我和竹下这样采访,更何况轻音部这些人这么乱来我是始料未及的,从刚刚开门到现在槽点太多,我居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好。
“那个,黑木桑不嫌弃的话,就拿去我的穿吧。”
“什么?”
我呆了一下,随即才反映过来他指的是校服外套。刚刚那一摔之后我就把它脱掉了,现在感觉还是有那么一丝丝凉意。
“哲也才是,不要着凉的好。”
“我不要紧的,等下到体育馆就不会感觉冷了。”

所以说哲也是很温柔的人啊。
虽然没有多大存在感,但是一旦注意到他,便再也无法移开视线了。
比如我。
……比如我。
…………比如我。
————如此温柔体贴的人,我若是被他爱上,何德何能。
作为一个资深小透明,对于喜欢的人把外套借给自己这件事情自然不想推辞。我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更何况在几秒钟之前我还想到了这样如此凄惨的话题:“那谢谢哲也了。”
就算是一会也好,只要能被哲也的体温包围着……呸,我才不是变态。
我换上了哲也的外套,把书包还给了哲也,又重新道了谢,还顺带着90度鞠躬。
然后哲也就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我都做到这样懂礼节又疏远的份上,他居然还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干嘛?”

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放学时五月看着我的表情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样子就像是……我在强迫她做着什么抉择,总之就是让人于心不忍。
感觉自己像是个罪人一样。
等等————我才不要这样批判自己,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黑木桑怎么了,脸色不大好。”
“不不不,我没事。”我看到哲也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忍不住闪躲了目光,顺便带偏个话题:“就是感觉这衣服正好合身,以后晚上去你家可以和哲也换睡衣穿呢?”
哲也的脸色果然有了微妙的变化:“黑木桑请不要胡说。”

所以说哲也这样的纯情少年是不行的啊,就算表情格式化了又能怎样,提起这种让人面红耳赤的话题还是会感到害羞的。
我就这么和哲也聊了几句,然后两个人道了别,他去他的篮球馆,我到我的乱葬坟……不对,是轻音部。
我坐到走到竹下幸身边,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打算等轻音部这群人吃饱喝足后一起采访她们————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看来部长在这之前就知道她们不会好好配合采访就来这么一套,果然英明。我在心中更加确凿了自己的想法:我们的稻叶部长果真是黑的。
我和竹下幸相视一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这样想。

“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轻音部的柴田麻里子。是主唱兼……”
“主吉他手。”柴田麻里子走到我和竹下幸对面的椅子旁,然后坐了下来,扫视了我们两个一眼:“明明是在一个学校却很难遇到你呢,黑木朝仓。”
“啊?”
我有点方。
……她是谁来着?
“你们认识?”
“我们是国小同学。但是已经太久没见面了,她现在绝对把我忘记了。”
我看着眼前的柴田麻里子一脸面瘫的说出这句话,也跟着点了点头。
这她说的这个梗让我想起了藤宫香织,只能维持七天的朋友记忆什么的————不过我并没有记忆障碍,只是单纯的太久没见到对方暂时遗忘了对方的脸而已。
我看着眼前这个坐着都比我们高的女生,越看越眼熟:“那个……”
“脸盲。”
什么鬼啊!?
这女生还真是毒舌,撇了我一眼就这样没礼貌的对我说。
不过在我的印象当中,毒舌面瘫个子又高的女生好像只有一个来着。
“你是麻里子吧。”
“……”
“我刚刚都介绍过了啊,柴田麻里子。朝仓你没听吗?”竹下幸一脸“你没救”了的样子看着我,“而且她还兼职模特呢,很有名来着,你不知道么?”
“对不起,我对那没兴趣。只是看到这么高个子被吓了一跳来着。”
我学着柴田麻里子刚刚看我的样子,也学着她的样子撇了她一眼:
个子高了不起,我看你就是小有名气什么很有名,还不照样是单身狗。
然后我们三个人就这样坐着眼瞪眼,谁都没说什么。
“麻里子不去吃点吗?”
“刚刚是你男朋友?”
我和麻里子异口同声。
原来她不说话是在纠结这个么。
我看着她一脸惆怅,多少了猜得出什么:“你是在想什么时候和你家那个青梅竹马修成正果对吧?”
“……你还记得我和你提起的青梅竹马为什么不记得我。”
“……不好意思。”我实在不想吐槽她。
国小的时候,麻里子有和我提起过她有一个青梅竹马,名字忘记了,我也没有见过,只是听麻里子提起她的那个青梅竹马是个天然呆魔王,还自带吃货属性,还是个面瘫————最重要的是她说她那个青梅竹马居然一米七多,一个不到六年级的国小生居然一米七多,一米七————多诶!并且身高还不断的增长!就算没见过这么一听一过也记住了吧!?
哦,忘了说,在我对面的这个女生叫柴田麻里子,是我的国小同学兼同桌,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尽管我有的时候会忘记她,不过我还是认定她是我朋友来着。当然我也并不排除麻里子会心塞的可能。
不过我身边的人倒是有不少人知道她来着————从国小的时候就备受瞩目,身材不错个子又高,颜又好,学习成绩又不错,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她是个模特,就是我们口中常提到的“童星”。我没有羡慕是没错啦,不过看到她杂志封面上笑的都要开了花一样,私底下里却是个面瘫,我都替她感觉累。
普普通通的凭借身高优势打个篮球不是挺好么,非要当什么模特,走到哪都有一大票人跟着她,偏偏这个人就喜欢安静。

实力作死。

我看着对面的麻里子仍然是面无表情,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我像是鱼一样,整个人都要炸了:
“你……你看什么啊?”
“你还没回答我呢,黑子君是你男朋友?”
“啊?”
我看着麻里子有点懵,麻里子怎么会认识哲也?不不不,这个才不是重点:
“……情敌来战?”我弱弱地说。
“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要和你抢。”
说着,麻里子抿了一口桌子上的瓶装奶茶,明明是普通的饮料却硬是被品出一种星巴克的错觉。
“我朋友在一军篮球馆打球,和黑子君是队友。每天放学我都在等他一起回家当然就认识了。”
啊是这样啊……等等,才不是松口气的时候啊,为什么我感觉麻里子看我的眼神的不对:
“加油吧,战友。”
战友是什么鬼啊。
总而言之轻音部的人比我想象中的要平易近人……亲切可爱?
看着轻音部那些前辈们吃饱喝足,叙旧也差不多就结束了。
“……那现在就来采访。”我把录音笔的开关开开后扫视了一眼对面轻音部的成员一眼,感觉她们好像完全没听我说话,虽然一直在笑但是目光不一定游离哪里————果然轻音部的人都这么猎奇么。
我转头看着竹下幸,感觉亏大了:这种事情我真拿不来,还是你来做吧。
竹下幸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朝我笑了一下。

“请问你们平时练习多久呢?”
“练习啊……就是平常的社团活动时间啊,不过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吃一下午啦。”
“咳……介绍一下自己?”
梅田部长拍了拍麻里子的肩膀,一脸骄傲:“哦,这位是麻里子,柴田麻里子。我们社团的最终武器哦。”
“……………………”

这种东西要怎么在校刊里写啦!

一个及肩发的女孩子扶额:“爱华,竹下桑说的是我们自己,不是我们部的王牌。”
看着竹下幸和麻里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还真感觉采访这种事情真不是一般人做的出来的,遇上这种人还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以及……良好的口才。
“总之大致了解了,轻音部根本就是一群元气少女……”就是说,正经的采访形式是不会有结果的。
我用笔涂掉纸上那些原本打算提问的问题,把纸揉成一团,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真是糟透了。
“总之你们先照常练习好了。”竹下幸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转头问我:“可以吧?”
那就这样吧:“嗯。”
不然还能怎么办?

____TBC

「论小透明的暗恋素养」黑子BG/3

三、

回教室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上课时间。
虽然之前答应了五月的请求,不过我得承认,在天台的时候我一点也没有提起五月的事情,反之我倒是很希望和哲也一直在那里呆着————事实上也是这样,没有人来打扰我们两个,我们甚至还接受了对方的“友谊宣言”,不过这种莫名的心虚感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教室里正在和青峰君说着什么的五月,决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朝仓,你回来啦。”
我没想到五月注意到了我,并且还牵起了我的手,一副“我们天下第一好”的样子:
“你中午去哪里了啊?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呢,担心死我了……啊对了,我在走廊的时候碰到哲君了,他也帮我找你……朝仓看到哲君了吗?”
我紧了紧怀里的参考资料和便当盒,心说呵呵,何止是看到了,我们还坐下来谈了一中午的心。
我笑着看着五月,那张漂亮的脸蛋果真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呸,我才不要这么痞。总之我就这么看着她,那种莫名的心虚感又从内心深处涌了上来。
其实我不大擅长说谎的,不过看到她一脸担心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把我和哲也一直在天台上说话的事情说出来让五月难过:“我去食堂吃饭了,可能是人太多,你没看到我吧。”
不知道我有没有看错,五月的脸色有点难看:“诶?你去了食堂?”
“恩。等下放学说吧。”
我低下头,看着五月那双和我一模一样的学生鞋,直至那双鞋离开我的视线,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真是吓死我了,真担心这么拙劣的谎言会被五月揭穿。

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但是并没有,事情往往会以相反的方向发展。并且谎言到最后还是会被揭穿的。
上课的时候,前桌的五月给我传来了纸条:
【朝仓对哲君这么看呢?】
我看着纸条上的内容心抖了一抖,这话题又沉重又具有两面性,难道她看出了什么吗?我拿起笔,在纸上歪歪斜斜的写上几个字:【用心去看。】
没过一会儿,五月又把纸条传了回来:
【那朝仓支持我和哲君在一起吗?】
【支持。】
【朝仓,要不,我们聊聊吧。放学别走哦W】后面还顺带着画了一颗黑色的心。
什么鬼啊,要约战吗。
……支持不对吗?我说错了什么让她不高兴吗?没有吧。话说内容蛮正常的啊?反正一会下课不走就对了吧。
真是吓死人了。
把纸条撇在一边,我用手托着下巴看着教室窗外樱花树上的枯枝,如此充满凄凉的景象和我的初恋一模一样啊……啊啊,说到初恋,今天中午的时候还和哲也聊了很多呢,我还蛮开心的。
再次介绍一下,我的初恋黑子哲也。是我的青梅竹马……哦不对,是普通邻居外加见面就打个招呼的关系,但又可以说是朋友,差点跑题了,说的是我的初恋来着————为人友善又温柔,乐于助人,眼睛很大很有神,据说存在感很薄弱(虽然我并不觉得),个子不高,看上去又很瘦弱,属于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我真担心你会被风吹走的这种类型。
总之和我这种性格消极的人完全相反,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家伙。

虽然喜欢的人是个不错的人,不过,所谓的初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我没有要和五月成为情敌争夺哲也的意思,也不打算因为五月改掉“哲也”这个亲昵的称谓。我甚至觉得,自己能一直在哲也身边呆着————在此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在一起,再加上他的存在感太低别人很难发现他的缘故,可以马上找到他的我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即便是交流变少,我也依然不会感觉自己会和哲也分开————哲也是我一个人的,我始终这么觉得。

不过,现在不是了。

放学后的教室空荡荡的,夕阳斜洒在教室的桌椅上,看着眼前脸颊微微泛红、一副豁出去样子的五月,那架势让我觉得我输了。
“那个啊……我看到了。中午的时候,朝仓和哲君在天台上说话,你们两个人还很开心。”
“……”
配上黄昏的效果,五月脸颊微微泛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如果我是男孩子的话我一定会……不不不,我才不要被自己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我今天下午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停顿了一下,然后五月来了个标准的90度鞠躬:“对不起,朝仓!”
“啊?”
“朝仓是喜欢哲君的吧?我应该早就看出来的……对不起,一直让你这么勉强的帮我。”
“等等……!五月你误会了什么?”
照理来说不应该是女主内心再三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看到的场景告诉女二,然后再触发一件什么事情触及到女主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然后再向女二坦白这种事情吗?
我有点方,这剧情发展得太快不是有点快我接受不了。我善良的前桌就是这么敏感又可爱,虽然她看到的以及内心所想的和我现在的处境完全一致,不过我还是矢口否认:“我喜欢哲也是没有的事。”
“真的!?”
“额……,好吧,五月说的没错,我今天的确遇到哲也了,不过那只是个巧合,你要相信我。还有就是,以我现在的状态,的确有点勉强帮你。”拜托你不要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现在就任文学部的文学编辑,距离下周结刊的时间不多了,就算结刊,以后也会很忙了,也许帮不到你了。抱歉。”
我深呼吸一口气,又说了一堆,什么真是抱歉,什么瞒着五月你真的对不起之类云云,甚至还鼓励了五月继续追哲也,然后说还有社团活动就先走了。不管五月是什么样的心情和表情,就拎着书包离开教室了。
文学编辑真是一个好幌子————话说绕了这么一大圈,直接说“对不起,我也喜欢哲也”或许就没这么多事了。
说谎什么的果然瞒不过去啊……不过,不管五月会不会原谅我,我都已经尽到最大的让步了。
就算以后哲也和谁交往也好,只要能呆在哲也身边,就算一直不说“我喜欢你”,我也是心满意足的。

我不要再莫名其妙的搅进别人的恋爱里了。

说到底,我还是个不称职的朋友啊……和我说不够义气也好,不再是好朋友也罢,我都不想再帮忙了————虽然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我的确不是那种热心肠并且甘愿奉献自己的人。
我也很喜欢哲也啊……比五月喜欢的还要久。那种痛的撕心裂肺却硬要装作非常热心的样子帮忙拉红线————这种事情我再也不要做了,我实在要控制不住这种感情。

不好……这么一想来,自己完全比不上五月丝毫啊。胸没有五月大,又矮又不懂运动,虽然是邻居但见面的时间又的确是有限的————不如说看时机和人品才能遇到对方。相处时间比五月少的多了,放学又不和哲也一起走完全没有青梅竹马的样子,顶多就会写写文章什么的……想一想真是连参加社团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说道社团活动,当然是文学部了。
文学部的部活室在学校再往里走的旧楼,离学生们上课的教学楼还是有些距离的,但也不算是太远,只是文学部的位置稍微偏僻了一些而已,沿途实在没什么风景,若是夏天还好,秋天和冬天的话只是一片枯叶致荒芜,只能让人感觉这种小社团很可怜的。
这所中学最受欢迎的部活就是篮球部,几乎占了学校三分之一的人数。像是文学部都已经算是冷门社团了。
不,文学部变成热门社团才麻烦了吧。

进文学部的时候,我正好碰到了部长。部长还是老样子————嘴角带着笑,眉目还是给人那种温和亲切的感觉,梳着黑长直的长发,穿出高贵气质的校服。御姐类型。典型的美人胚子。
部长大人真是个美人啊。
还没等我感慨完部长就过来往我怀里塞了一堆吃的,顺带着一只录音笔:“来的正好黑木桑,你现在快去轻音部把这些东西送过去,刚刚竹下桑去轻音部忘记带了。啊对了,记得把这些零食给轻音部的部长梅田,就说是我请她们的。”
“……啊?”
“到了那别忘记采访她们哦,新晋的文学编辑~”有人在旁边打趣道。
我有点反映不过来,等到我终于明白部长那些话意思的时候已经被人推出门外了。
我还没把书包放到里面啊……话说这是被赶出来了么。
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甚至连说话的时候都很少,这容易给人一种经常被人欺压的形象————比如说哲也,虽说他一直在否认;再加上现在自己是低年级,有些时候连我自己都会有种被受欺压的错觉。
比如现在。
……就算是部长也不能欺负我!

我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抱着一堆零食往轻音部的社团活动室走去,爬到三楼的时候几乎要筋疲力尽了。
轻音部的社团活动室在教学楼的顶楼,也就是说,我刚刚到文学部就被人赶了出来,又回到我们上课的教学楼了。
啊,不过我记得这层是……
我又转了个方向,然后在哲也的教室停下了,抬头看了看班级的门牌。
这个时候他会不会在教室?
呵呵,开玩笑呢。

然后门“刷”的一下就拉开了,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水蓝色的头发。
出现了!
“呜哇你吓了我一跳呢哲也。”
“我才是要被你吓了一跳呢,黑木桑。”明明我才是被吓到的人,他却这样反驳我,还一脸面瘫:“你来找我吗?”
“谁、谁找你啊……!我是路过!”
哲也歪了歪头:“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黑木桑。”
我明明是实话实说,他却要这样反驳我说我没有说服力,为什么这个人这么腹黑。
饶了我吧。
和哲也较真会吐血的,要听一半扔一半才行:“我是去给轻音部送东西顺便要采访她们的,出现在你面前真的只是个偶然。”
哲也一脸你不要开玩笑的样子。
“信不信我哭给你看啊面瘫小狗。”
“不信。”
哲也用那双又大又有神的眼睛看着我,并且十分真诚的这样说道。

不过拌嘴归拌嘴,哲也看到我抱了这么一堆东西又要去顶楼,最后还是帮我把东西带到了顶楼,虽然我也帮他拿了书包。

“说起来,不会耽误你吗哲也。”
“黑木桑指什么?”
“社团活动。”
“不要紧的。”
我抬头看着哲也,因为他一直走在我的前面,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的嘴角是不是带着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还可以看到他的头发正乖巧地贴着后颈。明明刚刚睡醒的时候头发乱成一团呢……等等,好像被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我才不要像某个变态一样想这种东西。
“黑木桑?”
“什么?”我停了一下。
“顶楼已经到了,轻音部在哪个屋子?”
我认真回忆了一下:“……我记得是最里面。”
哲也点了点头,然后往轻音部的方向走去:“就快到了,黑木桑坚持一下吧。”
“等等哲也,我来就行了!”我慌了,没有站稳就朝前跑了去,眼看着自己往哲也的后背撞。
“呜哇!”
“……!”

一阵天旋地转。

等等,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天旋地转吧。
普遍的漫画定律是男女主角在相撞之后一定会被一方扑倒,女主角躺在地上,男主角双手撑在地面上来个地咚什么的,或者来一个一吻定情。
刚刚追上去的时候我没有站稳就跑了过去,好像只是擦到了哲也的肩膀,然后直径躺在了地上。
哲也没有被撞上真是万幸了。
我没敢看哲也现在是用怎样的目光看着我,不过我想他一定被我吓到了————别说他,就连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我赶紧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发现身上的白色校服外套已经一块脏一块白,丑到几乎不能穿。我又转头看着并没有被我撞倒的哲也————依然很干净帅气又可爱的哲也,内心一阵凄凉。

果然这才是现实。

我会喜欢上的人啊,他应该会和我的身高有很大的差距,平日可以安静地陪着他就很满足了。
我想他会很喜欢自己又擅长讽刺,知道自己的本分,不怎么擅长交流,喜欢读书,平日的假期里会像轻小说的主角一样找个不认识的车站下车逛,并且有着如姓氏一样的发色和深邃漂亮的眸子。
当然,如果他叫黛千寻就再好不过了。

#顺便贺图#
#黛千寻生日快乐#

「论小透明的暗恋素养」黑子BG/2

大家情人节快乐呀诶嘿!(「・ω・)「
虽然和正文无关233333

二、

今天的风好喧嚣啊。
午休的时候,我来到了天台————这个被日本学生称为之告白圣地的地方。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对这种地方蛮恐惧的,尤其一个人的时候,我很害怕我留在这里听不到上课铃声而错过课堂,亦或是天台的门忽然被上了锁,或者发生被诅咒的三班死亡事件。
午休不起眼的校园角落,女生小团体正欺负着一个新来的同学,忽然身后掉下一具面目狰狞的尸体什么的……
好吧,我想我应该改改这随意带入的毛病了,不过在今天之前我的确很抵触来这种地方的。
现在,我感觉自己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天台的风并不是很大,我一边吃着便当一边翻阅着历届轻音部的资料,想着这期的报刊应该写什么样的内容比较好。
关于成为文学部的编辑这件事,我没有和任何人讲。尽管就我个人而言很高兴,不过我想,大概没有人会听。
文学部的部员还没有多熟悉,再者大家都是一个社团的,有什么事情大家相互都知道就是了,没什么好说的。朋友在外校,五月在忙着追哲也,我不能打扰。
关于我朋友桃井五月,我没什么好说的。
发色显眼的御姐类型,比我高,性格比我好,大过同龄人的胸部,学习成绩优异,品行良好,似乎对于收集情报这种事情很拿手。无论从班主任的角度还是社团表现来看,都应该是打满分的。
哦,顺便一提我给她99分,那一分不给的原因是怕她骄傲。

最近,她喜欢上了我的邻居黑子哲也。
虽然她喜欢哲也的原因,是因为是哲也体贴地送给她中奖的雪糕棍后无可避免地彻底坠入爱河……如此的……荒謬的理由,我居然还答应了五月追哲也。

我希望她的喜欢只是短暂的。

老实说,我超不爽的。
如果是别人喜欢哲也的话,我大概不会就此罢休————虽然我不确定其他人是否会找到哲也。不过,如果对方是五月的话,我觉得是可以找到的……大概。
五月是我很难得的朋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她坦白说我喜欢的人也是哲也————我很喜欢、非常喜欢哲也,并且,我喜欢了他好久。
当然了,这种容易破坏感情的事情我知道还是少做为妙,虽然之前想过放弃,但是果然,我还是不情愿轻易让出————因为这样的意愿,我甚至开始害怕五月,所以在午休的时候我爬到了学校的天台,这个我一直没有来过的传说中的告白圣地————一片空旷,其实也没有多神圣么。

我就这么悠闲的吃着午餐翻阅着轻音部的资料,偶尔有一两句灵感,记录在A4纸上。没多久我就听到楼内脚步声将至,啊好执着,五月那家伙还没放弃找我吗。
“五月,我都说了不要着急。”
“你在说什么呢,黑木桑。”
“啊?”
我抬头,看到某人标志性的蓝发,以及,那双怎么看都觉得很萌的眼睛。啊,如果他是女孩子的话我一定……
够了,我不要再想下去了。
“你怎么来这了?”
“是桃井同学问我有没有看到黑木桑在哪里,我就帮忙找了。”他反手关掉天台的门,然后走到我旁边坐下————其实还是有一定距离的。然后他问我,怎么来天台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黑木桑对这种地方很抵触吧。”
“啊,是的。在今天之前的确是这样。”我噎了一下,你帮忙找人怎么还关门坐下了,而且还和我聊天。虽然我挺高兴的:“你怎么知道?”
哲也用他那双萌的不要不要的眼睛死盯我:“黑木桑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
“没什么。话说回来,黑木桑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都什么和什么,你倒是和我说清楚,话题绕的也太快了吧。
“哦,我也没什么。”我内心十分窝火,不打算和他继续聊这些事情,就这样回复哲也。
老实说,我性格蛮差的。
大抵是因为多年的相处哲也知道我现在情绪不对,又或者是哲也也不想再继续这个毫无意义的话题,我们谁都没有提起上一秒的对话:
“黑木桑在看什么呢?”
我没有回答,直接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他。
他翻了翻:“黑木桑怎么忽然对轻音部感兴趣?”
“哦,这次文学部的报刊主题是轻音部。”我随口答了一句,然后没有听到对方回话,还以为他发动Misdirection溜走了,转头看过去才发现他正在看着我,原来是在等我的下文。
呵呵,我偏不说。
我收回目光,继续吃着便当里的剩菜。
“黑木桑,我要去找桃井同学上来了。请继续说。”
我感觉我被威胁了,你这么八卦赤司君他们知道吗: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我昨天成为了文学部的编辑,部长告诉我这次的主题是轻音部,我不知道写什么就借来资料看一看,就这样。”
哲也的反映很平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到他的嘴角挂着笑:“那真是恭喜黑木桑了。”
定格在这个画面,好像应景一般,微风微微吹起了哲也天蓝色的发丝。恩,如果有樱花瓣就更好了: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
“黑木桑的话,怎么样都可以哦。”
“?”
“因为感觉这两天黑木桑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我觉得黑木桑也不会提起精神说感谢之类的话吧。”
“怎么会呢,我看上去那么软弱吗。”我笑着对哲也说着,掩饰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很开心。还有,真的谢谢你,哲也。”

其实他说的一点不假。
虽然和哲也在一起说话很开心,成为文学编辑他也是第一时间知道的人并且祝贺了我,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打起精神。
要说理由的话,当然是因为感情这种事情————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被这种事情所困惑。不过,要解决的话也很好解决,离开困扰的源头,再也不要见到也不要想就好了。
然后我就收拾东西走人了————虽然想这么做,但我觉得哲也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之前也说过了,我和他的关系仅限于普通邻居,平时见到对方也就打个招呼的关系。尽管在小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玩,但在入国中以后,我们就很少交流了。
抛去五月的原因,出于私心说的话,我还是很喜欢和哲也在一起的。
“黑木桑不知道写什么的话,去轻音部看看不就好了。”
“哲也来这里,到底想要和我说什么啊。”
我和哲也异口同声,然后,我们彼此对视了几秒。
“……我接受你的建议。”我最先反映了过来,并且不打算放过哲也:“顺便一问,哲也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吧。”
“事情?”
“别骗人了好吗,不光光是五月找我哲也就帮忙找这么简单的事情吧。我承认以前的时候我跟你很要好,但是入国中以后,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比从前淡了不少。”我慢吞吞地盖上便当的盖子,努力不把目光转向哲也:“在我有事情的时候,你总是突然出现。”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都好像有预感一般,在我有事情的时候,你总是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上国小的时候————我依稀记得是五年级的冬天,有一天父母对我说要出门,可能回来晚些,说是有应酬要忙,还问我要不要什么礼物。
现在回想起来的话,小的时候我就有些哪里不对。不像同龄人的女孩子一样喜欢洋娃娃和布偶,没有喜欢的食物,成绩一般,没有特长爱好,玩伴也只是哲也而已————除了和哲也一起玩,对于生活几乎像白纸一般并且没什么期待的我来说,没什么特别期待并且喜欢的事物。当然了,也不需要期待大人买些什么小孩子称心的东西来。我说不用,我说,我等他们回来。
然后我就从上午等到了中午,又等到下午,始终等不到父母回来。期间哲也的妈妈来了一趟,当我要打开房门时才发现家门被从外面上了锁。
我隔着门满怀歉意地了告诉哲也妈妈上了锁这件事情,又和哲也的妈妈说了几句话。等自己回到屋子里自己才回过神过来————这么大的屋子被上了锁,还只有我一个人,我承认自己当时吓坏了,也感觉很寂寞。
我头一次在家里那么害怕,差点哭出来。
像现在一样,在我寂寞害怕的时候,哲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也不算是出现啦,我和他依旧在各自的家里,只是我们开开窗户就可以看到对方,并且可以和对方说话。
我听到他喊我的名字,叫我朝仓桑,然后等我找到声源的时候,才发现声音是从我房间对面的屋子传来的。
因为有一定的距离,他比平常说话声音要大些。他并没有问我家里人出门的事情,只是很正常的和我聊天。聊学校的事情,聊作业,聊电视。
他告诉我他在电视上看到了篮球这项运动,决定要打篮球,并且告诉我我是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人。
我想我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哲也的吧。当然了,或许比这更早也说不定。我只知道,等自己反应过来时,我就已经很喜欢哲也了,喜欢的不得了。
那个时候,明明是冬天,我却觉得哲也的笑容比那天的阳光还要温暖。
哲也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玩伴那样简单,对我来说,他像是英雄一般的存在————并且是我最最喜欢的、最无法替代的人。
“这样说的话,我也要把这句话同样回赠给黑木桑。”
回赠?
“谢谢你鼓励我,才没有放弃篮球。”
“没有放弃篮球,真是太好了。”
“篮球部的活动很繁忙,很抱歉和黑木桑的相处时间变短了。”
我抿起嘴唇,不得不重新把视线移到哲也身上,打量着哲也。他并没有直接指出我的心事,却正戳要害:
“黑木桑是属于有事情放在心里不说的类型,不过,黑木桑如果想要倾诉的话,我会一直听着的。还有,黑木桑,你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哲也的笑含蓄又矜持,笑的时候嘴角总是微微弯起,并且是不露齿的。我想,这个时候如果用樱花树作为背景,再加上我心情大好的话,我很有可能把这个当做是哲也对我的告白:
“我是认真的。”
“这种时候你应该对我说「你是我最好朋友」,没有之一才对吧。”我有点不好意思,想要用这种满不在乎的话掩埋过去,但是又很高兴,内心的阴霾似乎一下子都消散了:“说到鼓励,成浩不是也一直鼓励哲也吗。而且篮球这种东西,成浩比我懂太多。”停顿,“啊……还有就是,这周日有空出来玩吗?”
“周日吗,上午的时候有一场练习赛。”
哲也想了想,然后无意识地扣着脸颊,似乎有点困扰的样子,我猜他现在一定在想一个折中的办法。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想着那就改天好了。本来比完赛就很疲惫了,难道还要带着哲也一起乱跑最后被赤司君和虹村队长责怪吗,虽然我没什么问题。
而且,我要先改口说改时间的事情。
“黑木桑需要等我,可以吗?”
折中的办法出现了。
哲也就是如此温柔的人。
我了解哲也,就如同哲也了解我。
他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人。
我之前去看过他的比赛,他在球场上的表现也是知晓一二的。我也听同班的五月和青峰君说过,哲也的地位就是逆转赛场上局势的第六人,却又那么不起眼,甚至都看不到————如同幻影般的存在。
虽然听上去不明觉厉,不过“看不到”这一点我是不认同的————这家伙哪里存在感稀薄,随意一眼就可以撇见了吧。

虽然他是影子,但是,他是我的光。

「论小透明的暗恋素养」黑子BG/1

这里征也。
1、男主是小黑子。设定轻松向,HE。
2、剧情文风诡异,设定为中篇……大概_(:з」∠)_人物OOC有,崩坏有,尽量还原人物性格。
3、没有大纲没有存稿,感觉已经要被自己设定成单元剧了,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还是BG,有些掌握不好(好害怕苏QAQ),如有不足之处请及时指出,这边会加以改正。请轻拍_(:з」∠)_
4、并不是一直在写小说……还没有存稿(捂脸哭)(ಥ_ಥ)所以更新速度会有些慢,但绝不弃坑。有观众的话,会写的开心些吧。
PS.因为是BG,所以有些掌握不好……如果有玛丽苏等现象或者有什么不足之处请大家一定要及时指出,征也会及时加以改正w蟹蟹ww
最后祝米娜使用愉快wwww

一、

桃井五月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对象是黑子哲也。
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刚巧拿着便当在黑子哲也旁边的餐桌坐好,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和篮球部的那几个主将相处的很愉快。不过,这和我无关,我也不在乎有很多朋友,朋友有两三个就足够了。
桃井五月恰巧是我那“两三个朋友”之一。

不过说起朋友就想起了同学还有班级这种久远又复杂的事情啊……尽管我在班级里并不是什么出类拔萃的学生,和班级里相处也算融洽,但并不代表我身边有像黑子哲也那样志同道合并且可以把某件事情当做共同目标的朋友……或者说是人。
我喜欢读小说,但不喜纯爱小说,喜欢出门晒太阳但不喜欢出远门,最讨厌的事情是违心与不喜欢的人“和谐共处”,以及,帮助别人做他们本身可以自己完成的事情。
比如班里的女生A,下课后想要我帮她打扫教室,理由是怕和男朋友约会迟到————我并没有说她伤害单身狗的意思,说酷一点,我不想做勉强自己意愿的事情,说难听点,我根本连想帮助别人这种心思都没有。虽然每次我都会回复对方“我会考虑的”,但我又没说自己要答应。归根到底,还是自己能做到的事情自己动手完成才不会惹人厌吧。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超不爽的。
跑题了来着,刚刚说的是我少数的朋友————桃井五月有喜欢的人来着,而且喜欢的对象是那个小透明黑子哲也。

“所以,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午休的食堂里,我看着五月坐在我对面,表情十分诚恳,双手合十,用那双大眼睛十分期待的望着我。老实说如果我是男生的话我一定要把五月这种女生攻略————虽然这么讲,但是,光光成为像桂木桂马那种Galgame之神是不够的,要说不满的话,就恨自己是女儿身吧。
当然还有五月的审美也是主要的。
我的思维在神游,嘴上也不含糊:“怎么帮?”
“你家不是和哲君的家里很近吗?”
“是啊。”
“那这周末可不可以带我去哲君的家里?拜托你朝仓!”
我冷汗下来了,去的话主角一定是他们两个人,我是要找借口溜走给他们两个创造二人世界的。难道这孩子难道打算生米煮成熟饭吗?!虽然去对方家然后把对方推倒这种梗现在已经烂大街了,尽管我并不看言情类小说,但我还是会想到接下来的剧情。
“……我会考虑的。”
我看到五月哭丧的脸,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说真的。”

忘了说,我姓黑木,名字叫朝仓,听父上大人说是借用母上大人本姓而起的名字,也是字面上被期望所成为的人。不过本人的性格完全与名字背道而驰,现在想想真是对不起父母的期望;兴趣刚刚说过了,是看小说,但一定不要让我看纯爱小说————看到男女情爱这种事情我会抓狂的。
然后,职业是学生————尽管我不认为学生可以称之为是职业。学习中下,家庭环境一般,长相一般,没有三无少女或者文学少女的气质,不算是温柔,没有特殊能力。不像隔壁餐桌上的那些人有得天独厚的天资,没有什么存在感低到爆棚或者被原作者设定成年级第一家境显赫颜值又高人缘还不错这么苏的设定,没有外挂,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写文章写的不错,但还是不能和年级第一匹敌————总体来说,是那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学生。
要说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大概就是没有一颗可以容易燃起来的少女心,以及,没有一般国中生一样的热心肠。
另外是黑子哲也的邻居,似乎从我懂事起就是了,不过听母上大人说,我家并非是从一开始就和黑子家是邻居,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说好听些,我和黑子哲也是青梅竹马,尽管我一直用“哲也”这个称谓称呼他,不过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不算好也不算坏,只是普通邻居而已。
顺便一说我也挺喜欢黑子哲也的————虽然在第一章说这个有点不大合适,不过这不是重点啦。

“话说回来,哲也和青峰君关系不错,五月为什么不找青峰君帮忙,你和他不是青梅竹马吗?”
“那个篮球笨蛋,和他去找哲君的话,他一定会拉着哲君去打篮球啦。”
我看着五月因为提到哲也而微微泛红的脸颊,发现她彻底沦陷了。
不是吧,你来真的啊。
“好吧,我帮你。不过第一步不是让你直接去哲也家,我先给你创造机会,然后你去接近他好了。”我沉痛的捂住脸,也许我这个动作在五月看上去只会感到我这个人很麻烦而已,不过很凑巧,五月非常高兴,她根本没有解读我这个动作的含义:
“谢谢你啦朝仓,我会补偿你的。”
你是觉得我有多怕麻烦?

我想我该断掉喜欢黑子哲也这个念头了,我相信自己的自控能力,人间烟火什么的是与我不相关的,到了中二期年龄的我坚持这么认为着。
然后隔天放学后我和平常一样准备去参加社团活动,半路就被五月逮了个正着。
“朝仓你答应过我的啦。”
“不要着急,虽然哲也他和我们正常人一样有两条腿,但他跑不掉的。”我合上手中的《Another》,从书中回到现实,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我答应过你的我就会做到。”
“你打算怎么做?”恋爱中的少女很着急。
“先去参加社团活动,社团结束后我会去找你们的。”我把书包放在走廊的窗台上,不紧不慢地把小说塞进书包里,然后看到了什么,示意五月往窗外看。
五月顺着我的目光望去,发现在一个人正顺着人群往一军的体育馆走去,虽然不起眼,但足够吸引五月的注意力。
“那是哲也。”我说,然后转脸看向五月,发现她人已经跑远了。
……跑那么快干脆加入田径部算了。
我重新背上书包,往文学部的社团活动室走去。

文学部的女孩大多都有文学少女或者三无少女的气质————这是我看了无数本小说后得出来的结论,当然了,也有小透明路人甲的存在,比如我。
按照惯例在签到书那里签了道后,我打算继续埋藏在我的书海里,却被一双学生鞋挡了个正着。
“有什么事吗,稻叶部长。”
我抬起头,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是我们文学部的社长,目前三年级的中原稻叶,因为文学部大多都是女孩子,和部员们相处的又很好————即便是我都挑剔不出她丝毫的毛病,所以我们都用名字称呼她,后辈的话,会在名字后面加上敬称。尽管我并没有和她说上几回话。
稻叶部长属于御姐类型。黑长直的长发,瓜子脸,紫瞳,性格不错,身材高挑,学习又好,据说家境也不错,还受大家欢迎,即使是校服也被她穿出高贵的气质,简直是小说中的文学部长。
不,在小说中简直都是学生会长的标配。
“黑木朝仓同学是吧?”稻叶部长笑眯眯的。
“是的。”
什么情况,部长亲自来找我?
在很早之前我就把稻叶部长当做高贵的大小姐看待了,像我这种凡人是不会有机会和她搭上话的,而如今却被反搭。
“可以稍微耽误你一会吗?”
我有点受宠若惊,大脑开始疯狂运转。
为什么?
我在入部以来没有一天是缺席的,难道因为今天稍微晚了一会就要被部长亲自请出文学部吗?
我绝望了。
“不,部长我是热爱文学部的好少女!请不要把我踢出文学部!我不会再迟到了!拜托了!”我九十度鞠躬,用生平最大的声音喊了出来。
然后原本安静的活动室连翻书的声音都听不到了,我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好一会,然后听到来自头顶,还有四周的闷笑声。
“我没有要你退出文学部的意思,黑木桑,请把腰直起来。”稻叶部长的声音充满了笑意。
不过,即使我直起腰来仍然要抬头看着稻叶部长,面对高出我半头的部长,同样是女生,我感觉自己的个子很打脸。
“是这样的,我们部的文学编辑前几天因为学习的原因退社了,编辑的位置就一直在空着,三年级也快退位了。所以我这两天看了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文章,发现只有你和竹下桑的文章风格更加适合写学校的报刊,我希望你试一试。”
原来是这样啊。我松了口气。
等等,让我来写报刊?还是只看上了我的文风?
“……原来看上的不是我的文笔,是文风啊。”我由心的重复了一句。
稻叶部长拍了拍我的肩,似乎对我很期待的样子:“嘛,不要泄气,我会帮你们的。”
“顺便一说,竹下桑的话,我看上的是她的文笔。”
“……”

真是悲喜交加。
昨天自己是个小透明,喜欢的人不得不拱手让人,今天却成了文学部的准编辑。
虽然是个假设,我自己也不太想承认: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想默默的暗恋比较好。
不过算了,顺其自然吧。
我跟着稻叶部长去了社团活动室的最里面,因为一直以来那里都被书架的隔层挡着,我一直都没有注意过那个角落,在刚刚才从稻叶部长口中得知,那里是文学部制作报刊的地方。
透过窗户,黄昏的阳光洒满了整张桌子。
里面空间比较小,只容下一张桌子,和四五个人坐着的的空余,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部长的位置应该是很……怎么说————至少不会这么拥挤。如今却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嘛,我太肤浅了也说不定,原来为了部员,部长牺牲的这么大。我们的部长拥有一颗圣母心。
“我再说一遍,这次我们的主题是轻音社,现在编辑找好了,我们大家开始努力吧。”
坐在座位上的人都点了点头,我看了一眼,在坐的都是女孩子。
啊,没有那种燃气来的氛围还有那种气势满满的声音真安静,我果然喜欢文学社。
“黑木桑,你就坐在我旁边吧。啊,顺便一提,我们还有一周的时间。”
然后所有人都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就是说,我们这周都要进行忙碌的状态是吗?
部长你其实是黑的吧。
忙完社团活动后天已经黑了,我的编辑考核也合格了,还和稻叶部长还有其他社员交换了手机号码……等等,这是不是就代表,我现在就是文学社的主要成员之一?

这一定是在做梦。

我走在稻叶部长身后,看着稻叶部长的背影依然觉得不真实。
“黑木桑,接下来回家吗?”稻叶部长突然停下来问我。
“啊?不……”我差点撞了上去,“我等朋友社团结束后一起回家。”
“这样啊,那回家要小心点哦。”
“好的。”
然后我和部长道了再见,就和稻叶部长往相反的放学走去。虽然很想和自家部长一起回家(不知道顺路不顺路),但是答应的事情还是要去帮忙的。
然后没到体育馆我看到五月在体育馆门口站着,我对她说,我来帮忙了。然后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在。
……难道他们都回去了?尴尬死了。
“……哲也他们呢?”
“他们去换衣服了。”
我松了口气,还好来得及时。然后,我转移了话题:
“话说回来你和青峰君关系真是要好,连报社团活动都是一起。”
“因为他是篮球笨蛋啊,不看紧的话一定会闯祸的。”
爱操心的青梅和四肢发达的竹马啊……这设定也太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