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寸黛

晴耕雨读。

「论小透明的暗恋素养」黑子BG/2

大家情人节快乐呀诶嘿!(「・ω・)「
虽然和正文无关233333

二、

今天的风好喧嚣啊。
午休的时候,我来到了天台————这个被日本学生称为之告白圣地的地方。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对这种地方蛮恐惧的,尤其一个人的时候,我很害怕我留在这里听不到上课铃声而错过课堂,亦或是天台的门忽然被上了锁,或者发生被诅咒的三班死亡事件。
午休不起眼的校园角落,女生小团体正欺负着一个新来的同学,忽然身后掉下一具面目狰狞的尸体什么的……
好吧,我想我应该改改这随意带入的毛病了,不过在今天之前我的确很抵触来这种地方的。
现在,我感觉自己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天台的风并不是很大,我一边吃着便当一边翻阅着历届轻音部的资料,想着这期的报刊应该写什么样的内容比较好。
关于成为文学部的编辑这件事,我没有和任何人讲。尽管就我个人而言很高兴,不过我想,大概没有人会听。
文学部的部员还没有多熟悉,再者大家都是一个社团的,有什么事情大家相互都知道就是了,没什么好说的。朋友在外校,五月在忙着追哲也,我不能打扰。
关于我朋友桃井五月,我没什么好说的。
发色显眼的御姐类型,比我高,性格比我好,大过同龄人的胸部,学习成绩优异,品行良好,似乎对于收集情报这种事情很拿手。无论从班主任的角度还是社团表现来看,都应该是打满分的。
哦,顺便一提我给她99分,那一分不给的原因是怕她骄傲。

最近,她喜欢上了我的邻居黑子哲也。
虽然她喜欢哲也的原因,是因为是哲也体贴地送给她中奖的雪糕棍后无可避免地彻底坠入爱河……如此的……荒謬的理由,我居然还答应了五月追哲也。

我希望她的喜欢只是短暂的。

老实说,我超不爽的。
如果是别人喜欢哲也的话,我大概不会就此罢休————虽然我不确定其他人是否会找到哲也。不过,如果对方是五月的话,我觉得是可以找到的……大概。
五月是我很难得的朋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她坦白说我喜欢的人也是哲也————我很喜欢、非常喜欢哲也,并且,我喜欢了他好久。
当然了,这种容易破坏感情的事情我知道还是少做为妙,虽然之前想过放弃,但是果然,我还是不情愿轻易让出————因为这样的意愿,我甚至开始害怕五月,所以在午休的时候我爬到了学校的天台,这个我一直没有来过的传说中的告白圣地————一片空旷,其实也没有多神圣么。

我就这么悠闲的吃着午餐翻阅着轻音部的资料,偶尔有一两句灵感,记录在A4纸上。没多久我就听到楼内脚步声将至,啊好执着,五月那家伙还没放弃找我吗。
“五月,我都说了不要着急。”
“你在说什么呢,黑木桑。”
“啊?”
我抬头,看到某人标志性的蓝发,以及,那双怎么看都觉得很萌的眼睛。啊,如果他是女孩子的话我一定……
够了,我不要再想下去了。
“你怎么来这了?”
“是桃井同学问我有没有看到黑木桑在哪里,我就帮忙找了。”他反手关掉天台的门,然后走到我旁边坐下————其实还是有一定距离的。然后他问我,怎么来天台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黑木桑对这种地方很抵触吧。”
“啊,是的。在今天之前的确是这样。”我噎了一下,你帮忙找人怎么还关门坐下了,而且还和我聊天。虽然我挺高兴的:“你怎么知道?”
哲也用他那双萌的不要不要的眼睛死盯我:“黑木桑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
“没什么。话说回来,黑木桑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都什么和什么,你倒是和我说清楚,话题绕的也太快了吧。
“哦,我也没什么。”我内心十分窝火,不打算和他继续聊这些事情,就这样回复哲也。
老实说,我性格蛮差的。
大抵是因为多年的相处哲也知道我现在情绪不对,又或者是哲也也不想再继续这个毫无意义的话题,我们谁都没有提起上一秒的对话:
“黑木桑在看什么呢?”
我没有回答,直接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他。
他翻了翻:“黑木桑怎么忽然对轻音部感兴趣?”
“哦,这次文学部的报刊主题是轻音部。”我随口答了一句,然后没有听到对方回话,还以为他发动Misdirection溜走了,转头看过去才发现他正在看着我,原来是在等我的下文。
呵呵,我偏不说。
我收回目光,继续吃着便当里的剩菜。
“黑木桑,我要去找桃井同学上来了。请继续说。”
我感觉我被威胁了,你这么八卦赤司君他们知道吗: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我昨天成为了文学部的编辑,部长告诉我这次的主题是轻音部,我不知道写什么就借来资料看一看,就这样。”
哲也的反映很平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到他的嘴角挂着笑:“那真是恭喜黑木桑了。”
定格在这个画面,好像应景一般,微风微微吹起了哲也天蓝色的发丝。恩,如果有樱花瓣就更好了: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
“黑木桑的话,怎么样都可以哦。”
“?”
“因为感觉这两天黑木桑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我觉得黑木桑也不会提起精神说感谢之类的话吧。”
“怎么会呢,我看上去那么软弱吗。”我笑着对哲也说着,掩饰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很开心。还有,真的谢谢你,哲也。”

其实他说的一点不假。
虽然和哲也在一起说话很开心,成为文学编辑他也是第一时间知道的人并且祝贺了我,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打起精神。
要说理由的话,当然是因为感情这种事情————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被这种事情所困惑。不过,要解决的话也很好解决,离开困扰的源头,再也不要见到也不要想就好了。
然后我就收拾东西走人了————虽然想这么做,但我觉得哲也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之前也说过了,我和他的关系仅限于普通邻居,平时见到对方也就打个招呼的关系。尽管在小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玩,但在入国中以后,我们就很少交流了。
抛去五月的原因,出于私心说的话,我还是很喜欢和哲也在一起的。
“黑木桑不知道写什么的话,去轻音部看看不就好了。”
“哲也来这里,到底想要和我说什么啊。”
我和哲也异口同声,然后,我们彼此对视了几秒。
“……我接受你的建议。”我最先反映了过来,并且不打算放过哲也:“顺便一问,哲也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吧。”
“事情?”
“别骗人了好吗,不光光是五月找我哲也就帮忙找这么简单的事情吧。我承认以前的时候我跟你很要好,但是入国中以后,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比从前淡了不少。”我慢吞吞地盖上便当的盖子,努力不把目光转向哲也:“在我有事情的时候,你总是突然出现。”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都好像有预感一般,在我有事情的时候,你总是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上国小的时候————我依稀记得是五年级的冬天,有一天父母对我说要出门,可能回来晚些,说是有应酬要忙,还问我要不要什么礼物。
现在回想起来的话,小的时候我就有些哪里不对。不像同龄人的女孩子一样喜欢洋娃娃和布偶,没有喜欢的食物,成绩一般,没有特长爱好,玩伴也只是哲也而已————除了和哲也一起玩,对于生活几乎像白纸一般并且没什么期待的我来说,没什么特别期待并且喜欢的事物。当然了,也不需要期待大人买些什么小孩子称心的东西来。我说不用,我说,我等他们回来。
然后我就从上午等到了中午,又等到下午,始终等不到父母回来。期间哲也的妈妈来了一趟,当我要打开房门时才发现家门被从外面上了锁。
我隔着门满怀歉意地了告诉哲也妈妈上了锁这件事情,又和哲也的妈妈说了几句话。等自己回到屋子里自己才回过神过来————这么大的屋子被上了锁,还只有我一个人,我承认自己当时吓坏了,也感觉很寂寞。
我头一次在家里那么害怕,差点哭出来。
像现在一样,在我寂寞害怕的时候,哲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也不算是出现啦,我和他依旧在各自的家里,只是我们开开窗户就可以看到对方,并且可以和对方说话。
我听到他喊我的名字,叫我朝仓桑,然后等我找到声源的时候,才发现声音是从我房间对面的屋子传来的。
因为有一定的距离,他比平常说话声音要大些。他并没有问我家里人出门的事情,只是很正常的和我聊天。聊学校的事情,聊作业,聊电视。
他告诉我他在电视上看到了篮球这项运动,决定要打篮球,并且告诉我我是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人。
我想我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哲也的吧。当然了,或许比这更早也说不定。我只知道,等自己反应过来时,我就已经很喜欢哲也了,喜欢的不得了。
那个时候,明明是冬天,我却觉得哲也的笑容比那天的阳光还要温暖。
哲也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玩伴那样简单,对我来说,他像是英雄一般的存在————并且是我最最喜欢的、最无法替代的人。
“这样说的话,我也要把这句话同样回赠给黑木桑。”
回赠?
“谢谢你鼓励我,才没有放弃篮球。”
“没有放弃篮球,真是太好了。”
“篮球部的活动很繁忙,很抱歉和黑木桑的相处时间变短了。”
我抿起嘴唇,不得不重新把视线移到哲也身上,打量着哲也。他并没有直接指出我的心事,却正戳要害:
“黑木桑是属于有事情放在心里不说的类型,不过,黑木桑如果想要倾诉的话,我会一直听着的。还有,黑木桑,你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哲也的笑含蓄又矜持,笑的时候嘴角总是微微弯起,并且是不露齿的。我想,这个时候如果用樱花树作为背景,再加上我心情大好的话,我很有可能把这个当做是哲也对我的告白:
“我是认真的。”
“这种时候你应该对我说「你是我最好朋友」,没有之一才对吧。”我有点不好意思,想要用这种满不在乎的话掩埋过去,但是又很高兴,内心的阴霾似乎一下子都消散了:“说到鼓励,成浩不是也一直鼓励哲也吗。而且篮球这种东西,成浩比我懂太多。”停顿,“啊……还有就是,这周日有空出来玩吗?”
“周日吗,上午的时候有一场练习赛。”
哲也想了想,然后无意识地扣着脸颊,似乎有点困扰的样子,我猜他现在一定在想一个折中的办法。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想着那就改天好了。本来比完赛就很疲惫了,难道还要带着哲也一起乱跑最后被赤司君和虹村队长责怪吗,虽然我没什么问题。
而且,我要先改口说改时间的事情。
“黑木桑需要等我,可以吗?”
折中的办法出现了。
哲也就是如此温柔的人。
我了解哲也,就如同哲也了解我。
他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人。
我之前去看过他的比赛,他在球场上的表现也是知晓一二的。我也听同班的五月和青峰君说过,哲也的地位就是逆转赛场上局势的第六人,却又那么不起眼,甚至都看不到————如同幻影般的存在。
虽然听上去不明觉厉,不过“看不到”这一点我是不认同的————这家伙哪里存在感稀薄,随意一眼就可以撇见了吧。

虽然他是影子,但是,他是我的光。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