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寸黛

晴耕雨读。

「论小透明的暗恋素养」黑子BG/3

三、

回教室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上课时间。
虽然之前答应了五月的请求,不过我得承认,在天台的时候我一点也没有提起五月的事情,反之我倒是很希望和哲也一直在那里呆着————事实上也是这样,没有人来打扰我们两个,我们甚至还接受了对方的“友谊宣言”,不过这种莫名的心虚感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教室里正在和青峰君说着什么的五月,决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朝仓,你回来啦。”
我没想到五月注意到了我,并且还牵起了我的手,一副“我们天下第一好”的样子:
“你中午去哪里了啊?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呢,担心死我了……啊对了,我在走廊的时候碰到哲君了,他也帮我找你……朝仓看到哲君了吗?”
我紧了紧怀里的参考资料和便当盒,心说呵呵,何止是看到了,我们还坐下来谈了一中午的心。
我笑着看着五月,那张漂亮的脸蛋果真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呸,我才不要这么痞。总之我就这么看着她,那种莫名的心虚感又从内心深处涌了上来。
其实我不大擅长说谎的,不过看到她一脸担心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把我和哲也一直在天台上说话的事情说出来让五月难过:“我去食堂吃饭了,可能是人太多,你没看到我吧。”
不知道我有没有看错,五月的脸色有点难看:“诶?你去了食堂?”
“恩。等下放学说吧。”
我低下头,看着五月那双和我一模一样的学生鞋,直至那双鞋离开我的视线,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真是吓死我了,真担心这么拙劣的谎言会被五月揭穿。

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但是并没有,事情往往会以相反的方向发展。并且谎言到最后还是会被揭穿的。
上课的时候,前桌的五月给我传来了纸条:
【朝仓对哲君这么看呢?】
我看着纸条上的内容心抖了一抖,这话题又沉重又具有两面性,难道她看出了什么吗?我拿起笔,在纸上歪歪斜斜的写上几个字:【用心去看。】
没过一会儿,五月又把纸条传了回来:
【那朝仓支持我和哲君在一起吗?】
【支持。】
【朝仓,要不,我们聊聊吧。放学别走哦W】后面还顺带着画了一颗黑色的心。
什么鬼啊,要约战吗。
……支持不对吗?我说错了什么让她不高兴吗?没有吧。话说内容蛮正常的啊?反正一会下课不走就对了吧。
真是吓死人了。
把纸条撇在一边,我用手托着下巴看着教室窗外樱花树上的枯枝,如此充满凄凉的景象和我的初恋一模一样啊……啊啊,说到初恋,今天中午的时候还和哲也聊了很多呢,我还蛮开心的。
再次介绍一下,我的初恋黑子哲也。是我的青梅竹马……哦不对,是普通邻居外加见面就打个招呼的关系,但又可以说是朋友,差点跑题了,说的是我的初恋来着————为人友善又温柔,乐于助人,眼睛很大很有神,据说存在感很薄弱(虽然我并不觉得),个子不高,看上去又很瘦弱,属于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我真担心你会被风吹走的这种类型。
总之和我这种性格消极的人完全相反,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家伙。

虽然喜欢的人是个不错的人,不过,所谓的初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我没有要和五月成为情敌争夺哲也的意思,也不打算因为五月改掉“哲也”这个亲昵的称谓。我甚至觉得,自己能一直在哲也身边呆着————在此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在一起,再加上他的存在感太低别人很难发现他的缘故,可以马上找到他的我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即便是交流变少,我也依然不会感觉自己会和哲也分开————哲也是我一个人的,我始终这么觉得。

不过,现在不是了。

放学后的教室空荡荡的,夕阳斜洒在教室的桌椅上,看着眼前脸颊微微泛红、一副豁出去样子的五月,那架势让我觉得我输了。
“那个啊……我看到了。中午的时候,朝仓和哲君在天台上说话,你们两个人还很开心。”
“……”
配上黄昏的效果,五月脸颊微微泛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如果我是男孩子的话我一定会……不不不,我才不要被自己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我今天下午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停顿了一下,然后五月来了个标准的90度鞠躬:“对不起,朝仓!”
“啊?”
“朝仓是喜欢哲君的吧?我应该早就看出来的……对不起,一直让你这么勉强的帮我。”
“等等……!五月你误会了什么?”
照理来说不应该是女主内心再三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看到的场景告诉女二,然后再触发一件什么事情触及到女主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然后再向女二坦白这种事情吗?
我有点方,这剧情发展得太快不是有点快我接受不了。我善良的前桌就是这么敏感又可爱,虽然她看到的以及内心所想的和我现在的处境完全一致,不过我还是矢口否认:“我喜欢哲也是没有的事。”
“真的!?”
“额……,好吧,五月说的没错,我今天的确遇到哲也了,不过那只是个巧合,你要相信我。还有就是,以我现在的状态,的确有点勉强帮你。”拜托你不要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现在就任文学部的文学编辑,距离下周结刊的时间不多了,就算结刊,以后也会很忙了,也许帮不到你了。抱歉。”
我深呼吸一口气,又说了一堆,什么真是抱歉,什么瞒着五月你真的对不起之类云云,甚至还鼓励了五月继续追哲也,然后说还有社团活动就先走了。不管五月是什么样的心情和表情,就拎着书包离开教室了。
文学编辑真是一个好幌子————话说绕了这么一大圈,直接说“对不起,我也喜欢哲也”或许就没这么多事了。
说谎什么的果然瞒不过去啊……不过,不管五月会不会原谅我,我都已经尽到最大的让步了。
就算以后哲也和谁交往也好,只要能呆在哲也身边,就算一直不说“我喜欢你”,我也是心满意足的。

我不要再莫名其妙的搅进别人的恋爱里了。

说到底,我还是个不称职的朋友啊……和我说不够义气也好,不再是好朋友也罢,我都不想再帮忙了————虽然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我的确不是那种热心肠并且甘愿奉献自己的人。
我也很喜欢哲也啊……比五月喜欢的还要久。那种痛的撕心裂肺却硬要装作非常热心的样子帮忙拉红线————这种事情我再也不要做了,我实在要控制不住这种感情。

不好……这么一想来,自己完全比不上五月丝毫啊。胸没有五月大,又矮又不懂运动,虽然是邻居但见面的时间又的确是有限的————不如说看时机和人品才能遇到对方。相处时间比五月少的多了,放学又不和哲也一起走完全没有青梅竹马的样子,顶多就会写写文章什么的……想一想真是连参加社团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说道社团活动,当然是文学部了。
文学部的部活室在学校再往里走的旧楼,离学生们上课的教学楼还是有些距离的,但也不算是太远,只是文学部的位置稍微偏僻了一些而已,沿途实在没什么风景,若是夏天还好,秋天和冬天的话只是一片枯叶致荒芜,只能让人感觉这种小社团很可怜的。
这所中学最受欢迎的部活就是篮球部,几乎占了学校三分之一的人数。像是文学部都已经算是冷门社团了。
不,文学部变成热门社团才麻烦了吧。

进文学部的时候,我正好碰到了部长。部长还是老样子————嘴角带着笑,眉目还是给人那种温和亲切的感觉,梳着黑长直的长发,穿出高贵气质的校服。御姐类型。典型的美人胚子。
部长大人真是个美人啊。
还没等我感慨完部长就过来往我怀里塞了一堆吃的,顺带着一只录音笔:“来的正好黑木桑,你现在快去轻音部把这些东西送过去,刚刚竹下桑去轻音部忘记带了。啊对了,记得把这些零食给轻音部的部长梅田,就说是我请她们的。”
“……啊?”
“到了那别忘记采访她们哦,新晋的文学编辑~”有人在旁边打趣道。
我有点反映不过来,等到我终于明白部长那些话意思的时候已经被人推出门外了。
我还没把书包放到里面啊……话说这是被赶出来了么。
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甚至连说话的时候都很少,这容易给人一种经常被人欺压的形象————比如说哲也,虽说他一直在否认;再加上现在自己是低年级,有些时候连我自己都会有种被受欺压的错觉。
比如现在。
……就算是部长也不能欺负我!

我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抱着一堆零食往轻音部的社团活动室走去,爬到三楼的时候几乎要筋疲力尽了。
轻音部的社团活动室在教学楼的顶楼,也就是说,我刚刚到文学部就被人赶了出来,又回到我们上课的教学楼了。
啊,不过我记得这层是……
我又转了个方向,然后在哲也的教室停下了,抬头看了看班级的门牌。
这个时候他会不会在教室?
呵呵,开玩笑呢。

然后门“刷”的一下就拉开了,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水蓝色的头发。
出现了!
“呜哇你吓了我一跳呢哲也。”
“我才是要被你吓了一跳呢,黑木桑。”明明我才是被吓到的人,他却这样反驳我,还一脸面瘫:“你来找我吗?”
“谁、谁找你啊……!我是路过!”
哲也歪了歪头:“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黑木桑。”
我明明是实话实说,他却要这样反驳我说我没有说服力,为什么这个人这么腹黑。
饶了我吧。
和哲也较真会吐血的,要听一半扔一半才行:“我是去给轻音部送东西顺便要采访她们的,出现在你面前真的只是个偶然。”
哲也一脸你不要开玩笑的样子。
“信不信我哭给你看啊面瘫小狗。”
“不信。”
哲也用那双又大又有神的眼睛看着我,并且十分真诚的这样说道。

不过拌嘴归拌嘴,哲也看到我抱了这么一堆东西又要去顶楼,最后还是帮我把东西带到了顶楼,虽然我也帮他拿了书包。

“说起来,不会耽误你吗哲也。”
“黑木桑指什么?”
“社团活动。”
“不要紧的。”
我抬头看着哲也,因为他一直走在我的前面,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的嘴角是不是带着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还可以看到他的头发正乖巧地贴着后颈。明明刚刚睡醒的时候头发乱成一团呢……等等,好像被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我才不要像某个变态一样想这种东西。
“黑木桑?”
“什么?”我停了一下。
“顶楼已经到了,轻音部在哪个屋子?”
我认真回忆了一下:“……我记得是最里面。”
哲也点了点头,然后往轻音部的方向走去:“就快到了,黑木桑坚持一下吧。”
“等等哲也,我来就行了!”我慌了,没有站稳就朝前跑了去,眼看着自己往哲也的后背撞。
“呜哇!”
“……!”

一阵天旋地转。

等等,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天旋地转吧。
普遍的漫画定律是男女主角在相撞之后一定会被一方扑倒,女主角躺在地上,男主角双手撑在地面上来个地咚什么的,或者来一个一吻定情。
刚刚追上去的时候我没有站稳就跑了过去,好像只是擦到了哲也的肩膀,然后直径躺在了地上。
哲也没有被撞上真是万幸了。
我没敢看哲也现在是用怎样的目光看着我,不过我想他一定被我吓到了————别说他,就连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我赶紧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发现身上的白色校服外套已经一块脏一块白,丑到几乎不能穿。我又转头看着并没有被我撞倒的哲也————依然很干净帅气又可爱的哲也,内心一阵凄凉。

果然这才是现实。

评论(6)

热度(22)